《绝地求生》逼近200万在线:开发商一日一跪,外挂日趋严重

摘要: (点击上方“GameLook”↑↑↑↑↑↑,订阅微信)

10-10 18:07 首页 GameLook

(点击上方“GameLook↑↑↑↑↑↑,订阅微信)





国庆期间,吃鸡再度发威,7号凌晨前夕,《绝地求生:大逃杀》同时在线人数冲到199.6万人,离200万只有一步之遥。黄金周过去后,这一数字没有再被刷新,截至今日《绝地求生》的在线人数峰值定格在196万。


3月23日发布以来,《绝地求生》销量和在线人数都在加速增长。恰恰好是接近一个月前,9月9日上午6时《绝地求生》同时在线人数刚刚突破百万。也就意味着,吃鸡花了近半年时间完成了第一个100万,而只花了六分之一的时间就完成了前6个月的工作,可见这款游戏的加速度之快。


整个国庆,《绝地求生》更是相当于增加了一个DOTA 2的在线用户数。排在首位的《绝地求生》,甚至是不包括自己在内的、Steam前十最热门游戏同时在线人数的总和。


根据第三方机构Steam Spy的数据,《绝地求生》已经达成1400万销量,与此同时也连续第30次夺得Steam周销售冠军。


《绝地求生》成为Steam有史以来表现最好的产品,但盛景之下也暗藏、明现了诸多问题,特别是在人数暴涨的黄金周,服务器和外挂问题已经泛滥到了刻不容缓的边缘。相比之下,优化问题似乎都已经不那么面目可憎。


尽管SpaceX和特斯拉 CEO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花了50亿美元造了台超级计算机,在运行《绝地求生》的时候还是很尴尬的碰上了三次游戏崩溃,以及加载异常、以及频繁掉帧。



十月是外挂乱飞和服务器崩坏的日常


《绝地求生》推出之后一个日趋严重的问题就是游戏中日趋常见的外挂。


今天上午,有玩家发现,《绝地求生》美服世界排行榜已经被“WG”(外挂)、“FZ”(辅助)、“KJ”(科技)加QQ群数字账号的开挂工作室血洗。


亚洲服、东南亚服也有被逐渐侵蚀的趋势,甚至还出现了玩家开吉普车,结果开挂者在一旁同速飞奔、甚至还向玩家推销挂的魔幻场景。



同期,Epic Games《堡垒之夜:大逃杀》发布10天后达到700万用户。有意思的是,虽然《堡垒之夜》同时在线用户总数是《绝地求生》的一半,但《堡垒之夜:大逃杀》没有传出类似的服务器和外挂问题。


进入黄金周以来,虽然吃鸡玩家放弃了挤景区,准备惬意地躺在家中玩游戏,但现实泼了一盆冷水。1号开始,由于在线人数屡屡超出蓝洞服务器负荷,《绝地求生》频繁出现连接和登陆以及服务器崩溃问题。


特别是在晚上中国玩家上线的高峰期,基本固定都会宕机一段时间,而此时《绝地求生》官方微博必定会道歉。吃鸡玩家上不了游戏,到微博打卡看道歉回复调侃、发泄,都已经成为日常。


如果没有严重的服务器崩溃问题,《绝地求生》在国庆内迈过200万在线那道小槛其实不算是难事。在一封对玩家的道歉信中,《绝地求生》官方微博承认,蓝洞预设抢先体验阶段的人数上限为100万人,而服务器也依照该人数为考量设计。


6月底开始,蓝洞已经有预先性地着手重新设计服务器架构,不过用户的增长速度远远超出了蓝洞预计,特别明显对于黄金周的认知不足,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
服务器本地化急切需要提上议程


优化方面,《绝地求生》其实已经在往改善的道上走。竞争对手、引擎提供商Epic Games今日宣布,将加强虚幻引擎在大地图和多人游戏上的表现,为《绝地求生》和自家的《堡垒之夜:大逃杀》,当然特别是对《绝地求生》进行优化。


加上此前硬件厂商英伟达,和合作大腿微软分别派出工程师团队帮蓝洞搞优化,至此各路厂商基本形成了对《绝地求生》的精准扶贫,简直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典型。


借助外力后,只要蓝洞不是一块烂泥,相信是可以被扶上墙的。遗憾的是,《绝地求生》服务器问题的确有成为烂泥的潜质。


9月28日,在一次更新后,《绝地求生》玩家意外发现游戏界面多出了迅游加速器的选项。在各方加速器为了吃鸡争夺到你死我活,甚至有可能已经进入到流量攻击等恶性竞争手段的情况下,迅游直接来了招釜底抽薪,来势汹汹要断其他加速器如网易UU、熊猫直播的加速器财路,加剧了行业的紧张局势。


不过,最终是玩家被激起的愤怒终结了这一剑拔弩张的争斗。由于官方指定加速器价格是寻常加速器的一倍,为60元一月,开着服务器玩两个月就超过了游戏的价格,导致了玩家情绪反弹,蓝洞随后在10月3日不得不宣布撤销与迅游的合作。

自家产品需要加速器才能完整体验,对于游戏运营商来说,本就不算什么太过光彩的事情。从蓝洞角度来看,指定官方加速器、为玩家提供便捷寻到更优秀的游戏体验的出发点是好的。但这同时意味着官方出面承认服务器不行,价格溢出市价,代表明晃晃将自身能力短板成本转嫁给玩家,引起玩家愤怒也在所难免。


相比加速器,《绝地求生》实际更需要的是本地化。根据Steam Spy的数据,中国是《绝地求生》第一大销量区,达到总销量的31.2%。以1400万份的销量换算,也就是中国有超过430万的《绝地求生》玩家。如此数量的玩家还挤在亚洲区、东南亚区,没有自己专属的服务器,其实是很不应该的。


9月27日曾有玩家热心反应,《绝地求生》北京服务器悄然上线,并放出一张游戏服务器列表图,其中China(Beijing)赫然在列。不过,有网友证实,这只是亚马逊云的测试线路,早已存在并只是为网站服务,与国内正式设立服务器基本没有关系。



实际上,《绝地求生》的意外走红,让本已进入寒冬的网吧行业也看到了希望,由于《绝地求生》开黑欢乐甚于单打独斗,更是继《英雄联盟》之后又一款能为网吧力挽狂澜的产品。许多网吧老板已经陆陆续续开始更换配置,特别是显卡以应对玩家的需求。


电竞的框框未必适合大逃杀


《绝地求生》已经证明自己是一款现象级的产品,此前我们也有报道,游戏冠名者、制作人布伦丹·格林(Brendan “Playerunknown” Greene)曾在采访时放言,希望能成就像《英雄联盟》那样1亿月活跃用户的。但Gamelook认为,在优化捉急、网络失稳、盈利模式老套三座大山的重压之下,《绝地求生》先以FPS的巅峰,《穿越火线》最高的600万同时在线为目标最佳。


实际上,《绝地求生》之所以能成就如此惊人的成绩,其本质还在于打破了FPS和MOBA老化模式,是旧玩法的革命者、新玩法的领路人。


第三方数据平台捞月狗创始人黎博精表述了新颖的观点,他认为从最早的dota开始到如今的《王者荣耀》,MOBA已经兴盛了11年,玩家早已经厌倦了杀人推塔的模式。


尽管MOBA当之无愧是今天最热门的游戏类型,但随着行业一步步的发展,玩家的兴趣正在转移,相似类型的FPS受到冲击最为明显。《绝地求生》在Steam内部便吸纳了大量的CS:GO、Pay Day等FPS玩家,MOBA交出自己的权杖,可能只是时间问题。


《绝地求生》之所以吸引人,在于对所有玩家而言都更加公平,MOBA游戏发展进入高度职业化,高手玩家与新人的差距犹如云泥之别。而吃鸡玩家在运气好的情况下,拿到枪也能追着高手跑,甚至0杀吃鸡也并非不可能。《绝地求生》高度随机性,让运气好与坏的概率都上升到了极高,赋予了玩家逆袭的可能。


也是这一点,让《绝地求生》成为直播比比赛好看的游戏。浅显来看,《绝地求生》以生存为最终目标,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技术的统治力,最大限度给所有玩家、主播、观众都带去欢乐。正是如此《绝地求生》能够迅速风靡,具备成为一款全民产品的资质。


但是,这份资质又被磨灭的风险。自科隆游戏展试水第一届国际邀请赛后,蓝洞似乎对于电竞十分热衷,国内几大直播平台也在鼓捣了几次比赛节目后,将目光转向了吃鸡的正式电竞化。


但是,《绝地求生》更珍贵的是吸引大众玩家的休闲娱乐,而不是专业竞技。

近日,香蕉计划也举办了一届国际邀请赛,并于昨日完成线上赛事。《绝地求生》的电竞比赛痛点首当其冲便是OB系统,由于人数众多,解说也无法兼顾战场。玩家常常也会有跳跃感,喜欢的选手更想要以直播的方式跟随整场。


这在体育赛事中也有类似情形,以动辄1、200名选手公路自行车赛事为例,镜头常常乱跳、解说往往陷入拉家常模式。这也是多人体育赛事解说的通病,雨露均沾、玩家关心的选手,存在大量的垃圾观看时间。


更严重的问题是,电竞化可能会毁掉《绝地求生》面向大众的魅力。在现行的电竞模式中,游戏开发商容易陷入为职业选手做修改、针对职业选手做调整的怪圈,普通玩家喜欢使用的职业或英雄,往往因为和职业选手特别热衷、擅长而被削弱,无端影响了游戏体验。


成为一款热门的电竞游戏好处显而易见,但通常也是普通玩家用脚投票的开始。如果《绝地求生》慢慢也和被它革命的FPS、MOBA游戏一样进入为职业选手服务的节奏,技术要求当然会越来越高、对抗会越来越精彩、比赛会越来越好看,甚至观战的游戏体验会超过亲身玩。


可真有那么一天,《绝地求生》或许和DOTA 2一样,绝大多数的玩家会选择看比赛而不是自己打。毕竟,打一盘紧张刺激的电竞游戏,虽然酣畅、但还是太累了。如果看就能替代的话,谁还想要玩呢。



首页 - GameLook 的更多文章: